申通香港
輿情監測>>
輿論熱議民間借貸利率新規
發佈時間:2020-09-28 16:35 星期一
來源:

輿情綜述

 

820日,最高人民法院發佈修訂後的《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下簡稱《規定》),確定了民間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即以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4倍為標準。以最新發布的一年期LPR3.85%計算,民間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為15.4%,較過去的24%36%有較大幅度地下降。輿論肯定該《規定》的同時,爭議也不斷浮現,在後續實施過程中可能給司法機關帶來不利影響和輿情風險。法制網輿情監測中心梳理相關輿論觀點,並就法院、公安等部門可能面臨的風險作出提示,以期對有關部門有所參考。

 

1. 積極意義:遏制金融犯罪 降低中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部分專業人士、企業家對修改民間借貸利率司法保護上限持認可態度,肯定新規的積極作用。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認為,此舉對於融資者與實體經濟無疑是有幫助的,可以避免高利貸造成的債務惡性循環等一系列後遺症。全國人大代表、河南省新鄉市糖業煙酒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買世蕊持類似觀點,認為新規對於非法集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高利貸等擾亂金融秩序的犯罪行為從源頭上起到了遏制作用,對促進經濟長期可持續發展起到良好作用。部分律師羣體亦表示肯定,如深圳律師鄭博恩表示,大幅度調整民間借貸利息,不僅讓非法借貸行為的風險大幅降低,對於規範民間借貸行為也具有重要意義;廣東律師李家宏也認為,此舉有利於進一步降低中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激發中小微企業發展活力。

 

2. 可能影響:提高借貸成本 增加法院訴累和違法風險

媒體和專家關注利率降幅過大可能帶來的多方不利影響。一是增加借貸成本。《中國經濟週刊》報道指出,多位浙江小貸公司負責人表示,如果目前相關税費政策不變,企業將無利可圖,手頭的借貸業務可能逐步轉入“地下”;還有民間借貸中介機構人員表示,民間借貸資金的出資方一旦出現觀望情緒,民間借貸資金供給開始出現不足,借貸利率短期內就會出現上升趨勢。二是增加法院訴累。西南財經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廖振中指出,新規波及消費金融公司、小貸機構、銀行信用卡等持牌金融機構,也沒有體現“法不溯及既往”,這可能導致以前合法民間借貸借款人要求不予履行、修改合同甚至起訴主張返還在新規發佈前已支付的利息,從而增加法院訴累。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數字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陳文則從現實出發分析認為,很多民間借貸糾紛是私下解決,嚴格的管制利率可能使民間借貸放貸人更多依靠非司法手段解決糾紛。同時,民間借貸的綜合成本具有很強的隱藏性,這將刺激放貸人在息費更加不透明、貸後管理方式更加灰色化等方面做文章,讓真實利率更難以監控。三是增加違法風險。《每日經濟新聞》報道援引業內人士觀點稱,由於新規沒有對還款方式進行規定,如果出借人鑽漏洞,在還款方式上“挖坑”的話,可以在名義利率合規的情況下,做出實際利率達70%的高利貸。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李長安認為,利率降幅過大可能引發過度借貸行為,這不僅會誘發新的風險,還會打擊民間借貸企業的積極性。

 

3. 意見建議:制定實施細則 積極推進相關立法司法工作

面對上述問題,專業輿論也提出了建議。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希望最高法院形成對地方法院的統一指導,減少因執行尺度不一給金融機構帶來困擾。《每日經濟新聞》引述眾多業內人士觀點稱,希望後續能有進一步的實施細則,對還款方式、利率計算口徑等進行詳細規定,杜絕高利貸的各種情況。

財新網文章指出,當下中國民間借貸造成社會矛盾的關鍵並非源自高利率,而是由於法律與監管的缺失,對信貸機構、信貸行為規制不足,應積極推進“非存款類放貸組織條例”立法,在資格准入、監管許可、融資條件、違規違法處罰等方面作出明確細緻的規定,將全社會民間借貸活動納入法治軌道。同時,在法律完善前,應避免通過大幅降低利率等方式“一刀切”地消滅高成本民間信貸市場,而是加強對借貸者知情權、利率透明度、個人信息、隱私權等權益的保護,嚴打信貸欺詐、“套路貸”、暴力催收等惡性行為,引導民間借貸合法合規經營。《證券時報》的評論文章也認為,我國民間借貸中存在着借貸成本不透明、催收行為不規範、羣體性逃廢債等問題,亟待採取司法手段加以解決。

 

風險提示

 

日前,湖北宜昌、浙江温州等地法院已適用新規審理民間借貸、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件,相關判例對於類案審理工作具有重要參考意義,法院部門面臨實體審判引發輿情引導雙重壓力。此外,對於可能轉入“地下”的民間借貸行為,公安部門也可能無法置身事外,需及時“亮劍”予以制裁。

 

1. 類案不同判或引發標準不統一的質疑

針對新規實施之前借貸雙方約定的超過4LPR利率是否支持、新法實施前已經支付的超額利息是否應該返還、小貸公司等持牌機構是否適用新規定等問題,該規定暫時沒有予以明確,各地法院可能對類案作出不一樣的判決結果。而法院是適用名義利率還是實際利率,還關係到民間借貸新規是否真正能夠得到有效執行,因為即使名義利率合規實際利率也有很大操作空間。對此,基層法院在案件審理中需充分徵求上級法院意見,同時參考其他法院判例,警惕因類案不同判而引發標準不統一等輿論質疑。

 

......


(全文閲讀請參見《政法輿情》2020年第29期)


法制網輿情監測中心  車智良


責任編輯:劉音
8320022
相關新聞